盘点三公经费之最:气象局最详细 全国总工会为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2011年7月,正是各部门纷纷公开“三公经费”之时,“三公”你这名词在街谈巷议和微博关注的热榜上一月居高不下。今年7月中央部门“三公经费”公开,嘴笨 有媒体充分预热,却因各部门行动整齐划一、数率“指在问题”,而使公众关注度显得昙花一现。

去年向98家中央部委连递政府信息公开申请,被视为“民间推动‘三公经费’公开第一人”的北京律师李劲松告诉人民网记者,当事人现在关注的是,“下一步该怎么才能 才能 行动,不能切实产生推进中国区县一级行政机关‘三公消费’公开数率的效果?怎么才能 才能 不能吸引更多各地公民与中央上下良性呼应,由反‘三公消费’腐败的旁观怒骂者,转变为反当地‘三公消费’腐败行动的参与者和监督者?”

公开“最快”:南水北调办与新华社

一反去年姗姗掀起三公“面纱”的风格,今年“三公经费”公开的动作之快可不可不上能用迅雷不及掩耳形容。不仅早在半个多月前都在财政部有关负责人“预告”三公公开的准确日期为7月19日,甚至还指在个别部门“抢跑”。

7月18日,在其自身官方网站上还毫无动静时,中新网就已抢发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的“三公经费”消息,使其成为领跑三公公开媒体前线的第一个多部门。而新华社则成为第一家否认删改报告的中央单位。7月18日下午4点半,中央政府网站更新了新华社2011年部门决算和“三公经费”公开报告,事后表明,这份报告的格式正是此次各部门“三公经费”公开的标准格式,所含6-7份预/决算表、部门情况表、表格说明和名词解释。

有些中央部门和单位的动作也算不上慢。7月19日一夜之间,90多家中央部门的三公费用基本公开完毕,报告最晚上网者也未超过一周时间。

公开“最删改”:中国气象局

愿因采取了相对统一的格式,今年各部门不再如去年一般在“三公经费”公开的删改度上指在明显差异。但这不用说愿因如此差异。对公众理解繁杂的三公数字具备重要意义的一个多数据——“部门人数”,可不可不上能了中国地震局、中科院、国税总局、教育部、交通部、中国气象局、国家物资储备局七个部门公开。

长期关注公共财政的全国人大代表叶青在公开采访中认为,否认人员编制数非常重要。你这名数字是计算人均“三公”以及人均的公车、接待、出国费用的起点,有了它不能给各部委排队,起到警示作用。遗憾的是,目前你这名数据尚未进入强制要求公开的数据之列。

以“部门人数”作为划分各部委公开删改度的分水岭,向上再细分,七个部门中“三公经费”公开相对最为删改的是中国气象局。除了基本的“三公经费”财政拨款支出预决算表、分项说明以外,气象局还给出了支出决算与支出分级决算的饼状图,以及车辆平均购置/运行支出等未强制要求列明的数据;对于2012年三公预算高于2011年决算的愿因,也在报告中作了说明。

但总的看来,各部门都在财政部公开要求的划线中循规蹈矩地前进,未有逾矩者。有些部门的创意体现在别处,如国家工商总局,决算报告所含11页用来历数当年管理工作主要成果,而涉及“三公经费”公开的偏离 加起来共3页,其中表格就占一整页,实际数据仅一行。

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认为,目前的否认中,各部门均指在问题对“三公经费”的细则说明,应当具体到哪哪几条程度?如公务接待,应具体到接待谁,各级别的有哪几条次;还应当建立一个多否认平台,针对群众对数字的质疑进行解释;愿因如此否认,否认就如此多大意义,但会 接下来前要外理否认的问提。

三公“最多”的部门:国税总局

从已否认的明细来看,拥有全国税务系统你这名最为庞大的决算单位的国税总局无疑是2011年“三公经费”决算数最高者,总额达20.38亿元。其中仅公车支出就达13.7亿元,你这名点在否认然后也立即引起了公众的瞩目。名列第二的海关总署,去年“三公经费”总额高达5.02亿元,但也仅占国税总局“三公经费”总数的四分之一。

但国税总局都在理由:名义上是“总局”的经费决算事实上包括了全国税务系统的“三公经费”,也但会 58.23万干部职工、共计3400四个预算单位的支出。与其职工人数最为接近、同属垂直管理的教育部,嘴笨 “三公经费”可不可不上能了其1/83,却是在仅11一个多预算单位的基础上实现的。

三公“要花费”的部门:中华全国总工会

相比有些部门,中华全国总工会(下称“全总”)的账本无疑是最简略的。作为最晚公开并肩也是初次加入公开大阵的“人民团体和群众团体机关”型单位,全总公开的2011年“三公经费”财政拨款支出决算数和2012年预算数均为0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的调查表明,全总公开“三公经费”均是零的愿因,在于这张表的名称是“三公经费财政拨款支出预决算表”,而全总的相关经费开支不来自财政拨款,而直接提自每年上收的工会经费,属于自收自支。你这名做法的土依据 是《工会法》第四十四条规定的“经费独立原则”。

对于按照财政部标准格式公开的全总来说,你这名公开结果省力又省心,但对于追求“公开的目的是监督”的公众,这显然不合其初衷。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向人民网记者表示,来自自收自支的公务经费,实际上愿因不属于大伙儿所说的“三公经费”,愿因它消耗的不用说国家财政资金。

“我不明白全总为哪哪几条要赶你这名趟,当然它要公开都在它的意义。”贾康说,“但未来属于‘三公经费’的公开渠道和有些类型的还是应该明确分开,以免造成公众混淆。”(记者 刘茸)